武汉百花网-武汉夜生活交流门户,整合最新的武汉桑拿,家庭spa,夜店信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足球留学|说说世界一流大学的体育与休闲,你有看到差距吗?

2019-2-9 18:50| 发布者: Zs諪滞| 查看: 213| 评论: 0

摘要:   斯坦福大学的养马场  美国大学的学生在打曲棍球  艾文教授(中间)与他的乐队  斯坦福大学的游泳池  美国大学的体育场,大学生在进行比赛  斯坦福大学的高尔夫球场  古希腊文明由两大传统组成:一是 ...
  斯坦福大学的养马场

  美国大学的学生在打曲棍球

  艾文教授(中间)与他的乐队

  斯坦福大学的游泳池

  美国大学的体育场,大学生在进行比赛

  斯坦福大学的高尔夫球场
  古希腊文明由两大传统组成:一是探讨自然奥秘的科学探索,二是培养公正和公开竞争意识的奥林匹克精神。当今的世界一流大学都秉承这两种传统,既重视体育精神的培养,又促使科学研究的进步。
  其实,体育和科学之间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两者属于同一种精神品质,它们都是促使人们在公平公正的氛围中,通过个人的毅力和奋斗,让自己的体能和才智发挥到极致,不仅实现个人的人生精彩,也促进人类文明的进步。
  据我所知,世界一流大学都没有硬性规定学生必修的体育课,他们的做法是把奥林匹克精神融入学生日常活动之中,提供足够好的条件来诱发个人健身的兴趣,创造优良的环境来让各种各样的人都能放松精神,让他们在富有灵感和创造力的氛围中学习和研究。
  可以说,世界一流大学都是体育休闲与教育科研结合最完美的地方,其中的道理很值得人们深思。

  只给奥运金牌获得者立碑

  斯坦福大学的体育场旁边,竖着一块“活着”的石碑。说它是“活着”的,因为它不仅是为过去的成功者立的碑,也是为未来的成功者树传。这块石碑上镌刻着迄今为止该校校友获得奥运金牌者的名字,但是碑面还留有大量的空间,将来谁获得金牌,就把谁的名字加上去。这是富有创意的石碑设计,其良苦用心是激励后人。这种独具匠心的设计,具有双重的功能,既是奖掖已经成功的人,更是激励现在和未来的人努力奋进。
  我也见过不少古今中外的各种碑刻,可是像斯坦福大学这个为后来者立碑的“开放式思维”的匠心,我在别处还没有见过。
  然而,更令人值得深思的是,斯坦福并没有为本校那些获得科技大奖者立碑。斯坦福有不少人获得诺贝尔奖、图灵奖、菲尔兹奖等这些殊荣,就拿诺贝尔奖来说吧,进入新世纪以来,该校已有11人获得这个奖项,在世界高校中名列第一。可是我在斯坦福学习访学那么多年,走遍了校园每个角落,未见一个纪念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石碑或者塑像。不知其中的原因为何,恐怕不是能以厚此薄彼来简单解释的。
  在2016年这次巴西里约奥运会上,斯坦福又表现不俗,共获得14枚金牌、7枚银牌、6枚铜牌,获得金牌和奖牌总数位于美国大学之首。从1920年比利时的奥运会起,每次斯坦福都派运动员参加。迄今为止,该校已获得139块金牌,共270块各种奖牌。如果一个国家能获得这样的奥运成绩,也应该算是体育强国了。
  按照获得奥运金牌的数目来给美国大学排名,位于前十名的大学依次为:
  第一名、斯坦福大学
  第二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第三名、南加州大学
  第四名、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
  第五名、普林斯顿大学
  第八名、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第九名、德克萨斯大学
  第十名、俄勒冈大学
  如果你发现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榜上无名,就仓促得出结论说,并不是所有一流大学都重视体育,那就流于肤浅了。其实,美国各个大学都是根据所处的地理位置和所拥有的气候条件来发展自己的优势项目。
  上面这些榜上有名的大学,都是位于气候比较温和的地带,适合常年室外运动,有利于夏季项目的训练。就拿斯坦福来说吧,学校位于太平洋和旧金山湾之间,常年不结冰不下雪,空气凉爽温润,四季都适合户外运动。获得奥运奖牌第二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是位于旧金山湾区,都具有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然而,位于寒冷地带的名校,诸如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等,他们的冬季运动项目则很了得。哈佛大学的冰球队曾获得过全美大学生联赛的冠军,它的很多冬季运动项目都是名列前茅。多年前我看过一个电影,故事是以哈佛大学的冰球队为背景的。
  不论奥林匹克奖牌,还是诺贝尔奖人数,美国都是世界第一。迄今为止,美国共获得1022块夏季奥运金牌,366人获得诺贝尔奖。美国的这两种人才,都是大学培养出来的。
  美国没有国家集训队的体制,运动员都是大学招募培养的。而且美国大学也没有设立体育系或者体育学院的情况,他们只有体育爱好者或者体育专长生,这些以体育见长的学生分散在各个院系,跟其他学生一起上课学习。

  世界首富之一比尔·盖茨的长女珍妮弗,就是斯坦福大学一名三年级学生,同时又是一名备受推崇的全国马术比赛选手。这种把体育融入一般大学教育的制度,也许体现了他们的一种教育理念,让体育融入教育,让教育富有奥林匹克精神。

  名校之间的传统体育竞赛

  世界名校之间不搞虚的排名比赛,也不计较五花八门排行榜上的名次高低,但是他们很在乎硬碰硬的体育比赛。那些同处一个环境中的世界名校大都有上百年的传统赛事,他们的这种坚持对大学精神的培养很有关系,培养师生的公平竞争的意识,以及为学校荣誉而拼搏的精神。 这些赛事不在于输赢,也不在于技术的高低,而在于长期的坚持,在于几百年不间断的传统。
  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之间的赛艇比赛已经举办了160多届,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则仿而效之,迄今也举办了140多届。这两对世界名校之间这一年一度的盛事,成了国际教育界的佳话。他们追求的不是名次,而是技术、力量和意志,如何在一个公开公平的氛围中,让年轻人的力量和智慧发挥到极致。

  旧金山湾区有两所世界名校:一所是斯坦福,一所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它们的科技水准都在世界前五名之列。两所大学之间必然存在着竞争关系,他们就把这种竞争变为一年一度的橄榄球比赛。每年这个时候,是两所学校的盛事,可供几万人观看的看台上坐满了两校的学生,为自己的球队加油呐喊。

  日本是最早引进西方科学技术的亚洲国家,也是最成功的国家,迄今为止他们已经独立培养出2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这与日本教育管理者的独具慧眼是分不开的。在明治维新以后,他们创办了现代观念的大学,不仅开设西方的科学技术课程,还引进了欧美高等教育中的奥林匹克精神。与日本的工业技术一样,他们模仿西方都是形神兼备。
  日本数一数二的大学是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两校从上个世纪初开始就模仿剑桥和牛津的做法,举办一年一度的赛艇比赛,这不仅形成了两校的传统,还决定了两校的代表色。在1920年那次皮划艇比赛中,由东京大学与京都大学抽签决定各自所乘赛艇,两校抽到的赛艇艇身分别为淡青色和浓青色,自那以后,这两种颜色也就成了他们双方的代表色,最后逐步演变为校色。与此同时,日本的其他大学也不甘落后,仿而效之,日本历史最悠久的体育赛事就是早稻田大学与庆应大学一年一度的棒球比赛。
  大学之间的这种传统赛事,构成了日本高等教育界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因为他们的管理者清楚,大学之间开展年度传统体育比赛,不仅可以培养学生公平竞争的意识,还可增强奋发向上的精神。

  赛马、电影与斯坦福

  斯坦福大学整个校园的格调显得很田园、很休闲,这种格调与大学创始人的一个休闲娱乐习惯有关,也因为他的这个习惯,导致了一项人类最伟大的100个发明之一——电影的诞生。
  斯坦福大学是以创始人的名字命名的。斯坦福这个人身上就充分体现了休闲娱乐与创造发明的奇特结合。现在斯坦福大学仍设有大型的养马场,这与大学创办者的爱好有关。斯坦福是十九世纪美国的铁路大王,一个成功的商人,拥有巨额财富。他的业余爱好就是赛马,他在一次看赛马时突发奇想,认为马在一个腾跃过程中会某一时刻四蹄同时腾空,别的富豪嘲笑斯坦福瞎说。斯坦福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是对的,请来了英国一位摄影师,就是这件事导致人们发现了电影的机理,尔后又经过几个人的技术改良,终于发明了电影。
  我到过国内外的不少大学,体育设施齐全的大学不少,但是有养马场的还只有斯坦福一所大学。斯坦福大学校园的西北部是一片几十公顷的丘陵地,绿草油油,灌木丛生,溪流潺潺,中有波浪起伏的两座小山包,这里是斯坦福大学的养马场。远处望去,各色骏马或食草,或嘶鸣,或躺卧,或奔跑,时而可见有人骑马漫游。不仅令人感叹,真实一派田园景象啊!很难让人想象,这里就是毗邻着著名大学以及世界IT行业的心脏——硅谷呀。

  我在那里读书期间,经常开车带女儿来这里看马,这也是不错的休闲放松的办法。在斯坦福,不论是读书还是上课,都不轻松,但是几分钟的车程就是一派田园风光,这里确实是个放松精神的好地方。

  增强体质和放松身心的环境

  鸟瞰斯坦福,整个大学很像个体育学院,学校的大片土地都是用于体育休闲娱乐。除了上面讲的那个大养马场外,还有各种各样大型的体育和休闲设施,不论什么样的人,都能找到自己锻炼身体的项目和放松身心的去处。

  斯坦福大学的正门很小,也没有一个校名牌子,所以很多人一不小心就会错过。然而校门一则竖有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它只发布一种广告,那就是本校体育场即将到来的大型体育赛事。

  从校园正门进来,左边一块巨大的地方,是各种各样的体育设施,有一个可坐6万人的足球场,还有另外专门的田径场,此外还有游泳池、垒球场、曲棍球场、室内体育馆等。这些体育设施不少是向全校师生开放的,只要有学生证或者工作证,大都可免费使用。
  校园的背后是一座绵延起伏的山丘,辟有一道供师生和附近居民远足的山路。我在那里读书和访学期间,经常到这里散步,这条山路单程走得两个小时。乔布斯家就住在附近的一个小镇上,他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散步谈业务。苹果公司发展的很多战略,乔布斯就是在这条山路上与IT行业的大牛们谈成的。
  学校西北角的山坡旁则是一个大型的高尔夫球场。我也时常到那里观看别人打高尔夫。斯坦福大学的商学院在美国数一数二,学习高尔夫是他们的必须课。

  斯坦福周围的这些设施,既有免费的,也有收钱的;既要求有技术的,也有人人可做的;既需要有体力的,也需要有智慧的。如果啥都不行,又不愿意太消耗体力,斯坦福校园里还有一大块湿地,那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池塘,还可以去那里遛狗散步。

  科学与体育是孪生姐妹

  奥林匹克的格言为“更快、更高、更强”。这是在1913年由现代奥林匹克之父、法国教育家顾拜旦提议,由国际奥运会批准的。这不仅适合于体育运动,也适用于科学研究。高快强,体育是从体能上去追求,科学则是从智能去实现。
  现代体育运动和科学技术都是发祥于古希腊。它拥有那灿若日月的人类文明的先哲,诸如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德、毕达哥拉斯、阿基米德等。而且,奥林匹克运动也是源于古希腊,但是随着古希腊的没落,奥运停办了上千年。
  是德国的教育家挖掘出这个奥林匹克传统,是法国的教育家恢复了这项运动。他们深刻地意识到了体育与教育之间的内在联系,是人类文明这块硬币的上下两个面。德国教育家库齐乌斯花了多年时间挖掘古希腊的奥林匹亚村,他在1852年1月在柏林宣读了考察报告,并建议恢复奥运会。法国教育家顾拜旦于1892年在索邦大学把奥运会的范围扩大到全世界。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终于在希腊雅典正式举行。
  德国和法国都是科学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这与他们拥有库齐乌斯、顾拜旦等这种教育家的眼光分不开的,更与他们对古希腊文明的两种传统的继承有关。

  把奥林匹克精神融入校园文化

  关于体能和智能之间的关系,东西方人的看法有很大的差别。在欧美人的观念中,增强体质,有一个健康的体魄,可以让人的思维变得更敏锐,能够更好地胜任更复杂的研究教学工作。脑力劳动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唯有如此才能放飞想象,激发灵感。
  奥运冠军是普通的学生,普通的学生中有奥运冠军,这种教育模式包含着一种不一样的哲学。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一次获得5枚金牌的凯迪·雷德吉,现在是斯坦福大学的本科生,她要跟其他同学一样,修读基础课学专业。在这次奥运会上获得金牌的运动员中,还有斯坦福大学历史系、工程学院、管理科学系的学生。大学不设体育学院,也没有给体育生的特殊照顾政策。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大都是中学时期百里挑一的好学生,他们不仅天资聪慧,而且也都发奋读书,这个群体里就有奥运会的冠军获得者。大学生群体里产生这些体育健儿,那氛围就不一般。

  我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伊丽莎白·特劳格特教授是一个马拉松爱好者,年轻的时候经常跑马拉松,年纪大了后喜欢远足。我2010年回去访学的时候,她已经年逾古稀,可每天上课,都坚持走路40分钟到学校上课。她还告诉过我,年轻时的她还穿越过科罗拉多大峡谷。这个地方是世界风景名胜,也是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方,我也去过。当到了这里,我想起了李白的《蜀道难》上的句子,什么“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什么“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这些诗句用来描写大峡谷的神气再合适不过了。
  伊丽莎白教授锻炼的不仅是身体,更是意志和一种做学问的品格。迄今为止,她在剑桥大学出版过历史语言学专著三本,在牛津大学出版过一本,成为国际历史语言学界的领军人物。研究语言发展史,耗时耗力,她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与她通过体育锻炼对自己毅力的磨炼不无关系。
  如果说伊丽莎白教授的业余爱好太累人,那么斯坦福大学语言学系的艾文·沙葛教授的业余爱好就轻松多了。艾文教授也是语言学界的风云人物,他与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的一帮年轻教师组织了一个民间乐队,他们自己写词、谱曲、演奏,样样都是独创的。系里遇到大的节日或者有重要的学术会议,就会请艾文教授的乐队来助兴。
  美国大学校园里到处都是大片大片的草坪,每天都能看到在草地上扔飞盘、打排球的学生,司空见惯,不足为奇。美国大学校园里的草地,不光是为了装饰校园,而且也是让人踩的,人们都可以在上面自由地活动。
  学生的宿舍旁到处都是篮球场地,经常见学生在里面比赛。让我比较新奇的是,最近一次到斯坦福访学,经常晚上看到一帮学生在校园里搭个简易的舞台,灯火通明,扩音器响亮,在演莎士比亚戏剧。我有时驻足看一下,观众稀稀拉拉,他们既不为钱场,也不为人场,他们那种投入感令人印象深刻。

  不让家属和孩子单调无聊

  不仅让师生的生活不单调,也让学生的家属和孩子不寂寞,这也是美国大学管理者的一种理念。因此,大学总是想法设法,创造各种休闲娱乐,让在校园里生活的每个人都不感到寂寞无聊。
  很多研究生都是拖家带口的,一些世界名校就给这些带家属的研究生提供一片菜地,有兴趣的可以种菜,既节约了开支,有增添了生活情趣。而且还组织各种活动,时常请来马戏团给小朋友演出,每年复活节,学校出钱让小孩玩传统游戏项目捡鸡蛋。那时候女儿晶晶才几岁,现在说起来,对她印象最深的是骑马戏团那种小马,到复活节时在草地上与其他小朋友一起争捡鸡蛋。还有一个节日,我也记不起名字,就是把一大包糖挂在树上,大人用棍子打开,各种糖果散落一地,小朋友争相捡糖。

  我在斯坦福大学读书的时候,一家就住在学校给有家属的研究生提供的住房区,房屋基本都是两层的。虽然住房区周围有大片大片的绿草地,但学校硬是划出一片地不种草,而给每家每户种菜。地头上有水龙头供水,附近商店里就有各种菜籽、肥料和工具售卖。这里的气候四季如春,蔬菜常年都可以生长。当初想种菜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那时一家三口单靠我的奖学金过活确实很难,加上太太身体不好无法外出做工,就想自己种菜总比商店里买的便宜一些,能省一块钱是一块钱。我们开始种菜不久,父母就从国内来看我们,妈妈很会种菜,所以我们一家总有吃不完的菜,还经常送给街坊邻居。
  在斯坦福种菜那段时间,陶渊明的“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诗句就时时萦绕在我的脑子里。那个时候,我经常是一大早或者天快黑的时候才能到菜地忙一阵子,其他时间得上课写论文。虽然种菜是为了省钱,但在客观上,这种体力劳动对我的学习和研究起了积极的调节作用。种菜的时候,精神放松,心情愉悦,想象力和创造力特别活跃,不少研究灵感就是在劳作的过程产生出来。此时我才恍然明白,这大概就是学校分地让学生种菜的原因吧。
  我在来斯坦福之前就读的两所大学,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圣巴巴拉分校,那里也同样有条件种菜。
  原文选自Wesport搜狐自媒体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武汉夜生活|手机版|武汉百花网-武汉夜生活交流门户,整合最新的武汉桑拿,家庭spa,夜店信息!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